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 木 ———

笔 墨 春 秋

 
 
 

日志

 
 

方言  

2013-07-21 23:0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国地域辽阔民族众多,各地都有自己的地方方言。我听过闽南话、粤语……许多方言,但是我最爱听的是上海话。声音细细的柔柔 的得很舒服。这也可能与四十多年前下乡当知青有关系。

      当年我们南昌知青来鲤鱼洲不久,上海知青也来了。上海话当时我一点也听不懂,所以闹出不少笑话。比如“水”:上海方言似“死”的音调,有一次,井台上打水,几位上海知青也在而且正在打,她们热情地问我“侬要水?”我却听成你要死,当时很生气:心想怎么开口就骂人哪?后来弄明白了不禁哑然失笑:真是误会的太离谱了。这样的方言笑话还有很多,给贫乏枯燥的知青生活带来不少乐趣。

        南昌话直、语调较硬,声音大点还以为是吵架。但上海话俏皮、活泼,发音也婉转好听。春插、双抢的时候田间地头笑语不断。例如南昌知着和上海知青互相吹牛,南冐:你知道南昌的高桥有多高?上海:上海的城皇庙多有名?……结果是旗鼓相当,因为我们谁也没有去过上海以及互相所说那个地方。正因为这些各地的方言、南腔北调倜侃,使我们的青春年华有了一条难忘的风景和记忆。
       岁月如歌。现在在街上或者在其他什么地方,只要听到操着上海方言、年龄与自已相防的人总觉得亲切和熟悉,他或她也许当年也是知青,和我们一样有过不一样的经历和难忘的青春年华。浓浓的上海口音带给我往亊的回忆和对昔日上海知青战友的怀念之情。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