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 木 ———

笔 墨 春 秋

 
 
 

日志

 
 

母 亲  

2017-05-11 12:47: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节,纪念     
  
母 亲 - 公木 - 公   木  ———



           没有母亲的照片。但是,母亲的容颜在我心中,永远是那么清晰,那么温暖
           母亲生我的时候很晚,当我懂事后,就觉得自己的妈妈比别人妈妈要老很多。上学后每次开家长会我不要她去。于是,小学阶段都是我哥哥代替家长去的,哥哥比我大十二岁。
                母亲是小脚,就是所说的“三寸金莲”。那是旧社会的妇女缠足所留下的。在那战火纷飞的年月,就是这双小脚,跟随父亲从南到北,行程几千里。历经艰辛,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真是难以想像。父亲是北方人,但母亲是南方人,不习惯北方水土,父亲又陪着毌亲回到江西,在南昌定居下来。
         小时候我很淘气,常惹祸,母亲想打我,由于脚小总也追不到我。记得有一次,母亲炒菜临时没有了盐,让我去买,在回家路上,路边小人书摊又吸引了我,翻着小人书己经忘记母亲还在等我买的盐呢。突然主拍了我一下,说“快跑,你妈打你来了!抬头一看,真的,我便撒腿就跑。当怒气冲冲的母亲来到书摊时,我早就跑远了。等母亲一离开,我又回到书摊,继续津津有味地看起来。当然摊主见怪不怪,是我老熟人了。
         晚上麻烦来了。母亲白天追不到我,待我睡着了,就把我从被子里拎出来打。但毎次挨不到三下,父亲就会拦住母亲,不让她再打了。
         那是饥饿年代。我又最小,母亲怕养不活我,所以有点吃的东西,都会着等哥哥、姐姐们睡着了,偷偷的半夜拉我起来吃,迷迷糊糊地吃的是什么当时并不知道,现在想起来也不过是半个菜瓜,戓一个馒头而已。但在当时是非常珍贵的。
         姐姐的死对她是个致命的打击,本来就瘦弱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了了。姐姐死后的第二年,病重住院,正是文革初期,学术权威被打倒,医院也如此。母亲是什么病临至逝世也不清楚,现在想来用中医的话来分折:内虚外邪互起作用吧。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我也早己是个母亲,甚至己升任祖母级别的了。育儿的辛苦、育儿的担忧,都一一亲身经历过。但幸运的是现在经济和大环境要比母亲那个年代要好很多,甚至无法比!但母性都一样,都深爱自己的孩子,都愿为孩子付出自己的一切,甚至生命。母亲是一个家的脊梁骨,母爱是伟大的!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 
        今天是母亲节,母亲的回忆很多,略取几个片断来纪念我的母亲------一个平而质朴家庭妇女,以表自己深深思念之情吧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